2017年4月28日,港新公司买入5.45亿股,每股价格1.6港元,此次买入支付8.72亿港元。综合上述计算,郁国祥自2017年1月6日至4月28日共计调动21.8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19.23亿元。至此,港新公司共计获得上市公司15.05亿股份,持股比例52.48%,成为上市公司单一大股东。

早于这份报告发布3年,2014年,香港资本市场上曾有一桩并不起眼的资本交易,但《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表明,这次交易,与郁国祥的“东山再起”关联紧密。

就在郁国祥在香港拥有了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之时,他还染指了史玉柱巨人网络的那一宗声名在外的游戏公司并购案。而此间,曾在社保案中高频出现并被当时司法信息证明与郁国祥高度关联的一个名字再度出现,这个名字就是——郁佩芳。

图谋在何?

2014年,林庆麟转让5亿股予两位自然人,公司大股东由此发生变化,但是,森宝食品当时并未对外披露这两位自然人的姓名。

郁国祥的商业嗅觉,显然没有什么错误。2017年11月28日,中国文化娱乐行业信息中心发布《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发展报告》,报告称2017年中国游戏行业整体营收约为2189.6亿元,同比增长23.1%,其中基于手机的移动游戏营收占据了市场份额的一半,增幅则高达38.5%。

此后发生的一切,让小宁波郁国祥的轨迹逐渐显现出来。2017年4月13日,改名三年的乐游科技控股迎来了一场要约收购,收购方是一家设在英属处女岛公司——港新有限公司(下称“港新公司”)。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的法定信息显示,港新公司正是由郁国祥实际所有,其中披露的此人简历与其本人年龄、履历也高度吻合。

2017年4月21日至24日,郁国祥以其实际控制的港新公司合计收购上市公司股份2766.5万股,每股均价1.6港元,此次买入共计支付约4426.4万港元。

一边是一度避走香港的江浙名贾;另一边是胡润富豪榜常客,却又陷入偿债难局。如此矛盾却并不妨碍他另起炉灶,东山再起。小宁波退走香港,这一次,他选择了游戏。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当年1月16日到1月23日间,港新公司曾密集买入乐游科技控股的股权,总计约8.36亿股,占乐游科技控股的比例已经高达29.13%。在此期间,其买入价格为1.52港元至1.6港元,以此估算,在上述18天间,港新公司至少投入12.7亿港元。

2016年11月1日,史主柱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巨人网络(002558.SZ)发布重组草案:上市公司向财团13位成员定向增发股份并支付现金购买财团持有的Alpha全部股权,股份及现金对应交易总价为305亿元;上市公司向史玉柱名下公司——巨人投资定向增发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50亿元,以支付上述交易中的现金对价。

森宝食品的继任者,显然对于食品加工不感兴趣。于是,在林庆麟转让股权之后仅1个月,森宝食品便启动了对游戏公司DIGITAL部分股权的收购。收购启动半年之后,森宝食品正式更改了上市公司名称,新名称为乐游科技控股。一家以游戏为主业的上市公司由此而生。

郁国祥将为上市公司在游戏产业带来何种前景,目前暂不明朗。2018年7月11日,太裕控股有限公司与上市公司签了一份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视频游戏领域展开合作,太裕控股注册于英属处女岛,同为郁国祥所实际控制。

2011年,森宝食品(01089.HK)挂牌香港联交所。这实际上是一家福建企业,主业是生态肉类食品加工,上市时的第一大股东为林庆麟,此人在当时的福建商界和食品行业有着一定的声望。但是,在上市之后,森宝食品业绩变脸,至挂牌上市后的第三年,大股东林庆麟决定套现离场。此时,他持有森宝食品25.21%的股权,约5亿股。

记者致电乐游科技控股证券部询问上述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Online
TEL

0769-6688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