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益智造前身江粉磁材,自2014年6月起,通过向广州市卓益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卓益”)和江门市恒浩供应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门恒浩”)预付货款的方式开展大宗贸易融资业务。截至2018年6月30日,领益智造控股的5家子公司先后向广州卓益和江门恒浩合计预付约11.2亿元。

  7月16日领益智造公告,子公司存在约11.2亿元的预付货款无法正常回收的风险,且此次涉及到的两家供应商与汪南东存在联系。

  领益智造半年报中解释,业绩下滑是因为东方亮彩原股东未完成承诺业绩,其补偿股份应计提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减少本期净利润2.63亿元;东方亮彩的客户需求结构发生变化,导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东方亮彩新老产品产销量未达预期,导致刚性成本无法消化,从而影响营业利润。

  由于上述预付款项不能按期结算,领益智造在今年半年报中对该事项计提坏账准备约5.6亿元。8月26日晚,领益智造对业绩变脸致歉。

  借壳后

  重组完成后更名不到4个月,领益智造就踩到“地雷”。7月14日,领益智造公告称修正公司半年度业绩预告,从盈利4.23亿到6.87亿元变为亏损1.59亿到1.06亿元,造成这一情况的关键便是汪南东此前收购的子公司东方亮彩。

  首份半年报业绩巨亏

  与周群飞齐名的苹果产业链女富豪曾芳勤或许没想到,借壳江粉磁材后,公司会掉入一个大坑。据此前新财富发布的2018年新财富女性富人榜,曾芳勤身家逾300亿元。

  今年1月完成借壳更名的领益智造(002600)8月26日晚披露借壳后首份半年报,业绩巨亏。亏损原因均来自原江粉磁材埋下的“雷”:2016年并购的东方亮彩大幅亏损;原江粉磁材董事长汪南东采购大宗商品预付的11.2亿元预付款“下落不明”,可能收回困难。

  其中,今年上半年领益智造精密功能件业务的毛利率为28.62%,较上年同期下降5.82%。对于该业务毛利率下降的原因,领益智造表示,“一方面为市场与客户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为新产品的前期投入增加以及前期效率、良率不足的综合影响所致。”

  东方亮彩业绩不达标后,更大的雷来自总额逾11亿元的预付款“下落不明”。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领益智造精密功能件业务实现收入约45.86亿元,显示材料及触控器件业务实现收入约21.2亿元,精密结构件业务实现收入约11.47亿元,磁材业务及相关产品业务实现收入约10.46亿元。

  11亿预付款难以讨回

  随着地雷接连引爆,包括汪南东在内的原江粉磁材团队被清洗,退出董事会和管理层,其中副董事长汪南东、独立董事王艳辉、傅彤和董秘梁丽等在今年7月起陆续辞职。

  领益智造26日晚披露借壳上市后首份半年报,今年上半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98.17亿元,同比增长236.41%;净利润亏损约5.81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约3.36亿元。

  受业绩亏损冲击,领益智造27日开盘大幅低开,盘中一度触及跌停,收报3.16元,跌9.2%。自今年7月13日晚预告半年报业绩变脸至今,领益智造累计跌幅达41%,市值蒸发逾149亿元。

  领益智造前身是江粉磁材。去年7月,江粉磁材披露重组方案,领益科技作价207.3亿元借壳江粉磁材。领益科技是国内消费电子产品精密功能器件龙头,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功能器件产品及一站式解决方案。

  事发后,领益智造宣布成立追讨小组,对预付款进行追讨;原江粉磁材实控人及董事长汪南东作为公司大宗贸易业务的主要决策人则主动表示,将对前述预付款本息及因追讨而支付的所有费用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并自愿以其持有的公司的3.2亿股股份的处置权和收益权担保给公司处置。

  领益智造称,经沟通协商,截至今年7月16日,广州卓益和江门恒浩仍未能退回公司的上述预付款,且上述预付款存在全部无法回收或部分无法回收的风险。

  证券时报记者康殷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Online
TEL

0769-66889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