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洛洛:其实有尝试过,但发现效果不好,对我来说蛮难的。因为你也会发现,我这个人说话有点慢,要Rap真的是一种挑战。萨克斯以后希望能在公演中表演吧。我还想学钢琴。其实钢琴和吉他我想不好,在纠结,可能还是更想学钢琴吧,优雅一点。

可盐可甜的何洛洛原来是杭州大男孩!高中老师


易安社员眼中的何洛洛
何洛洛身上是有雀跃的少年气的,回答问题也不受限,有什么说什么,有时逻辑有点跳脱,偶尔还会冒出点调皮捣蛋。比如当记者问他,有什么想对倪老师说时,他立即变成调皮鬼“那你告诉他,我不想他,一点都不想!”

可盐可甜的何洛洛原来是杭州大男孩!高中老师

易安时期的何洛洛,从素人开始就很努力训练
暖心又重情
“我最怕道具,它在舞台上不能掌控,你不知道它到底会不会发生舞台事故。看到完整编舞的时候,我心态就崩了,就是很担心,真的很担心。心里一直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虽然心里已经急得要死,何洛洛表面却装出一副淡定模样,还跟成员们开玩笑,希望能缓解大家的心情。
因为要保持身材,控制饮食,在《创造营2019》里,学员们最馋的可能就是那一口吃的。何洛洛对班主任胡彦斌唯一的“小怨念”就是他没给大家带零食。

“没办法,就练呗,他们说道具跟人接触时间长了,才会有感情。”为了把开伞的时间点练整齐,他们平均每天要练坏10把伞。可是因为每把伞的开伞延迟时间都不太一样,最后的舞台表演还是有些小缺憾。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

Online
TEL

0769-66889888